上古

 

夏朝 商朝 周朝 秦朝 汉朝 三国 晋朝 五胡 南北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辽朝

 

西夏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民国                  

 

悟空搜索

 

省市简介 诗经目录 二十四史 四书五经 三言两拍 图图百科 图图百科 图图百科 图图百科

 

百度一下

 

每年今日                

 

搜狗搜索

 

历史朝代                

 

360搜索

 

成语解释                

 

权威新闻

 

图图百科                

 

图图百科

 

图图百科                

 

图图百科

 

                 

 

图图百科

 

                 

 

南史·列传·卷四十二 ,齐高帝诸子上

宝儿网,宝儿导航,图图百科,打造最全面的网址导航    二十四史    南史    南史·列传·卷四十二 ,齐高帝诸子上


二十四史·

南史·卷四十二 


列传第三十二 齐高帝诸子上萧嶷


【二十四史】目录,,南史【目录】


  齐高帝诸子上
  豫章文献王嶷
  豫章文献王嶷字宣俨,高帝第二子也。宽仁弘雅,有大成 之量,高帝特锺爱焉。仕宋爲尚书左户郎,钱唐令。高帝破薛 索儿,改封西阳,以先爵赐嶷,爲晋寿县侯。后爲武陵内史。
  时沈攸之责赕,伐荆州界内诸蛮,遂及五溪。禁断鱼盐, 群蛮怨怒。酉溪蛮王田头拟杀攸之使,攸之责赕千万,头拟输 五百万,发气死。其弟娄侯篡立,头拟子田都走入獠中。于是 蛮部大乱,抄掠至郡城下,嶷遣队主张英儿击破之。田都自獠 中请立,而娄侯亦归附。嶷诛娄侯于郡狱,命田都继其父,蛮 衆乃安。
  入爲宋顺帝骠骑从事中郎。诣司徒袁粲,粲谓人曰:“后 来佳器也。”
  高帝在领军府,嶷居青溪宅。苍梧王夜中微行,欲掩袭宅 内,嶷令左右舞刀戟于中庭,苍梧从墙间窥见已有备,乃去。 高帝忧危既切,腹心荀伯玉劝帝度江北起兵。嶷谏曰:“主上 狂凶,人不自保,单行道路,易以立功,外州起兵,鲜有克胜, 于此立计,万不可失。”及苍梧殒,高帝报嶷曰:“大事已判, 汝明可早入。”顺帝即位,转侍中,总宫内直卫。
  沈攸之之难,高帝入朝堂,嶷出镇东府,加冠军将军。及 袁粲举兵夕,丹阳丞王逊告变,先至东府,嶷遣帐内军主戴元 孙二千人随薛道深等俱至石头,焚门之功,元孙预焉。先是王 蕴荐部曲六十人助爲城防,实以爲内应也。嶷知蕴怀贰,不给 其仗,散处外省。及难作搜检,皆已亡去。
  上流平后,武帝自寻阳还。嶷出爲都督、江州刺史。以定 策功,改封永安县公。仍徙镇西将军、都督、荆州刺史。时高 帝作辅,嶷务存约省,停府州仪迎物。及至州,坦怀纳善,侧 席思政。王俭与嶷书曰:“旧楚萧条,仍岁多故,政荒人散, 实须缉理。公临莅甫尔,英风惟穆,江汉来苏,八荒慕义,庾 亮以来,荆州无复此政。古人云‘期月有成’,而公旬日成化, 岂不休哉。”初,沈攸之欲聚衆,开人相告,士庶坐执役者甚 衆。嶷至镇,一日遣三千馀人,见囚五岁刑以下不连台者,皆 原遣。以市税重,多所宽假。百姓甚悦。禅让之间,武帝欲速 定大业,嶷依违其事,默无所言。建元元年,高帝即位,赦诏 未至,嶷先下令蠲除部内升明二年以前逋负。迁侍中、尚书令、 都督、扬州刺史、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封豫章郡王。
  会魏军动,诏以嶷爲南蛮校尉、荆湘二州刺史,都督八州。 寻给油络侠望车。二年,给班剑二十人。其夏,于南蛮园东南 开馆立学,上表言状。置生三十人,取旧族父祖位正佐台郎年 二十五以下十五以上补之。置儒林参军一人,文学祭酒一人, 劝学从事二人。行释菜礼。以谷过贱,听人以米当口钱,优评 斛一百。义阳劫帅张群亡命积年,鼓行爲贼,义阳、武陵、天 门、南平四郡界被其残破,沈攸之连讨不禽,末乃首用之。攸 之起事,群从下郢,于路先叛,结柴于三溪,依据深险。嶷遣 中兵参军虞欣祖爲义阳太守,使降意诱纳之,厚爲礼遗,于坐 斩首,其党皆散,四郡获安。
  入爲中书监、司空、扬州刺史,都督二州,侍中如故,加 兵置佐,以前军临川王映府文武配司空。嶷以将还都,修廨宇 及路陌,东归部曲不得齎府州物出城。发江津,士女观送数千 人皆垂泣。嶷发江陵感疾,至都未瘳,上深忧虑,爲之大赦, 三年六月壬子赦令是也。疾愈,上幸东府,设金石乐,使乘舆 至宫六门。
  武帝即位,进位太尉,增置兵佐,解侍中,增班剑三十人。 建元中,武帝以事失旨,高帝颇有代嫡之意。而嶷事武帝恭悌 尽礼,未尝违忤顔色,故武帝友爱亦深。性至孝,高帝崩,哭 泣过度,眼耳皆出血。
  永明元年,领太子太傅,解中书监。宋武以来,州郡秩俸 及杂供给,多随土所出,无有定准。嶷上表请明立定格,班下 四方,永爲恒制,从之。嶷不参朝务,而言事密谋,多见信纳。 服阕,加侍中。宋元嘉制,诸王入斋合,得白服裙帽见人主, 唯出太极四厢,乃备朝衣。自比以来,此事一断。上与嶷同生 相友睦,宫内曲宴,许依元嘉。嶷固辞,不奉敕;唯车驾幸第, 乃白服乌纱帽以侍宴焉。至于衣服制度,动皆陈啓,事无专制, 务从减省,并不见许。又啓曰:“北第旧邸,本自甚华,臣往 岁作小眠斋,皆补接爲办,无乖格制。要是柽柏之华,一时新 净,东府又有此斋,亦爲华屋,而臣顿有二处住止,下情窃所 未安。讯访东宫玄圃,乃有柏屋,制甚古拙,臣乃欲坏取以奉 太子,非但失之于前,且补接既多,不可见移,亦恐外物或爲 异论,不审可有垂许送东府斋理不?”上答曰:“见别纸,汝 劳疾,亦复那得不动,何意爲作烦长啓事。”竟不从。
  三年,文惠太子讲孝经毕,嶷求解太傅,不许。嶷常虑盛 满,又因言宴求解扬州授竟陵王子良,上终不许,曰:“毕汝 一世,无所多言。”
  武帝即位后,频发诏拜陵,不果行,遣嶷拜陵。还过延陵 季子庙,观沸井,有水牛突部伍,直兵执牛推问,嶷不许,取 绢一疋,横系牛角,放归其家。政在宽厚,故得朝野欢心。
  四年,唐宇之贼起,嶷啓上曰:“此段小寇,出于凶愚, 天网宏罩,理不足论。但圣明御世,幸可不尔。比藉声听,皆 云有由而然。但顷小大士庶,每以小利奉公,不顾所损者大。 擿籍检功巧,督恤简小塘,藏丁匿口,凡诸条制,实长怨府。 此目前交利,非天下大计。一室之中,尚不可精,宇宙之内, 何可周洗。公家何尝不知人多欺巧,古今政以不可细碎,故不 爲耳。爲此者实非乖理,但识理者百不有一。陛下弟儿大臣, 犹不能伏理,况复天下,悠悠万品?怨积聚党,凶迷相类,止 于一处,何足不除,脱复多所,便成纭纭。”上答曰:“欺巧 那可容!宋世混乱,以爲是不?蚊蚁何足爲忧,至今都应散灭。 吾政恨其不办大耳,亦何时无亡命邪。”后乃诏听复籍注。 是时武帝奢侈,后宫万余人,宫内不容,太乐、景第、暴 室皆满,犹以爲未足。嶷后房亦千馀人。潁川荀丕献书于嶷, 极言其失,嶷咨嗟良久,爲书答之,又爲之减遣。
  丕字令哲,后爲荆州西曹书佐,长史王秀与其书,题之云 “西曹荀君”。丕报书曰:“第五之位,不减骠骑,亦不知西 曹何殊长史!且人之处世,当以德行称着,何遽以一爵高人邪? 相如不见屈于渑池,毛遂安受辱于郢都,造敌临事,仆必先 于二子,未知足下之贵,足下之威,孰若秦、楚两王。仆以德 爲宝,足下以位爲宝,各宝其宝,于此敬宜。”于是直题云“ 长史王君”。时尚书令王俭当朝,丕又与俭书曰:“足下建高 人之名,而不显高人之迹,将何以书于齐史哉。”及南郡纲纪 啓荆州刺史随王子隆请罪丕,丕自申乃免。又上书极谏武帝, 言甚直,帝不悦,丕竟于荆州狱赐死 。徐孝嗣闻其死,曰 : “丕纵有罪,亦不应杀,数千年后,其如竹帛何!”
  五年,嶷进位大司马。八年,给皁轮车。寻加中书监,固 让。嶷身长七尺八寸,善持容范,文物卫从,礼冠百僚。每出 入殿省,皆瞻望严肃。自以地位隆重,深怀退素,北宅旧有园 田之美,乃盛修理之。武帝尝问临川王映居家何事乐,映曰: “政使刘瓛讲礼,顾则讲易,朱广之讲庄、老,臣与二三诸彦 兄弟友生时复击赞,以此爲乐。”上大赏之。他日谓嶷曰 : “临川爲善,遂至于斯。”嶷曰:“此大司马公之次弟,安得不 尔!”上仍以玉如意指嶷曰:“未若皇帝之次弟爲善最多也。”
  嶷常戒诸子曰:“凡富贵少不骄奢,以约失之者鲜矣。汉 世以来,侯王子弟,以骄恣之故,大者灭身丧族,小者削夺邑 地,可不戒哉!”称疾不利住东城,累求还第,令世子子廉代 镇东府。上数幸嶷第,宋长宁陵隧道出第前路,上曰:“我便 是入他家墓内寻人。”乃徙其表阙骐驎于东冈。骐驎及阙,形 势甚巧,宋孝武于襄阳致之,后诸帝王陵皆模范,而莫及也。
  永明末,车驾数游幸,唯嶷陪从。上尝出新林苑,同辇夜 归,至宫门,嶷下辇辞出,上曰:“今夜行,无使爲尉司所呵 也。”嶷对曰:“京辇之内,皆属臣州,愿陛下不垂过虑。”
  上大笑,赐以魏所送毡车。每幸第,不复屏人,敕外监曰 : “我往大司马第,是还家耳。”嶷妃庾氏,尝有疾,瘳,上幸嶷 邸,后堂设金石乐,宫人毕至。登桐台,使嶷着乌纱帽,极日 尽欢,敕嶷备家人之礼。嶷谓上曰:“古来言愿陛下寿比南山, 或称万岁,此殆近貌言。如臣所怀,实愿陛下极寿百年亦足矣。” 上曰:“百年复何可得,止得东西一百,于事亦济。”因相 执流涕。
  十年,上封嶷诸子。旧例王子封千户,嶷欲五子俱封,啓 减,人五百户。其年疾笃,表解职,不许,赐钱五百万营功德。 薨,年四十九。其日上视疾,至薨乃还宫。诏敛以衮冕之服, 温明秘器,大鸿胪持节护丧事,太官朝夕送祭奠,大司马、太 傅二府文武悉停过葬。诏赠假黄钺、都督中外诸军事、丞相、 扬州牧,绿綟绶,具九服锡命之礼,侍中、大司马、太傅、王 如故。给九旒鸾辂,黄屋左纛,虎贲班剑百人,轀輬车,前后 部羽葆、鼓吹。丧葬送仪,并依汉东平王苍故事。
  嶷临终,召子子廉、子恪曰:“吾无后,当共相勉励,笃 睦爲先。才有优劣,位有通塞,运有富贫,此自然理,无足以 相陵侮。勤学行,守基业,修闺庭,尚闲素,如此足无忧患。 圣主储皇及诸亲贤,亦当不以吾没易情也。三日施灵,惟香火、 盘水、乾饭、酒脯、槟榔而已,朔望菜食一盘,加以甘果,此 外悉省。葬后除灵,可施吾常所乘舆扇伞。朔望时节,席地香 火、盘水、酒脯、乾饭、槟榔便足。棺器及墓中勿用馀物爲后 患也。朝服之外,唯下铁环刀一口。作冢勿令深,一一依格, 莫过度也。后堂楼可安佛,供养外国二僧,馀皆如旧。与汝游 戏后堂船乘,吾所乘牛马,送二宫及司徒。服饰衣裘,悉爲功 德。”子廉等号泣奉行。
  武帝哀痛特至,蔬食积旬。太官朝夕送祭奠,敕王融爲铭, 云:“半岳摧峰,中河坠月。”帝流涕曰:“此正吾所欲言也。”
  至其年十二月,乃举乐宴朝臣。乐始举,上便歔欷流涕。
  嶷薨后,第库无见钱,武帝敕货杂物服饰得数百万,起集 善寺,月给第见钱百万,至上崩乃省。
  嶷性泛爱,不乐闻人过失,左右投书相告,置靴中,竟不 视,取火焚之。斋库失火,烧荆州还资,评直三千余万,主局 各杖数十而已。嶷薨后,忽见形于沈文季曰:“我未应便死, 皇太子加膏中十一种药,使我痈不差,汤中复加药一种,使利 不断。吾已诉先帝,先帝许还东邸,当判此事。”因胸中出青 纸文书示文季曰:“与卿少旧,因卿呈上。”俄失所在。文季 秘而不传,甚惧此事,少时太子薨。
  又尝见形于第后园,乘腰舆,指麾处分,呼直兵,直兵无 手板,左右授一玉手板与之,谓曰:“橘树一株死,可觅补之。” 因出后园合,直兵倒地,仍失手板。
  群吏中南阳乐蔼、彭城刘绘、吴郡张稷,最被亲礼。蔼与 竟陵王子良笺,欲率荆、江、湘三州僚吏建碑,托中书侍郎刘 绘营办。蔼又与右率沈约书,请爲文。约答曰:“郭有道汉末 之匹夫,非蔡伯喈不足以偶三绝。谢安石素族之台辅,时无丽 藻,迄乃有碑无文。况文献王冠冕彜伦,仪刑宇内,自非一代 辞宗,难或与此。约闾閈鄙人,名不入第,欻酬今旨,便是以 礼许人,闻命惭顔,已不觉汗之沾背也。”建武中,第二子子 恪托约及太子詹事孔珪爲文。
  妃庾氏,有女功妇德,嶷甚重之。宋时,武帝及嶷位宦尚 轻,家又贫薄,庾氏常彻己损身,以相营奉。兄弟每行来公事, 晚还饥疲,躬营饮食,未尝不迎时先办。虽丰俭随事,而香净 适口。穆皇后不自营,又不整洁,上亦以此贵之。又不妒忌, 嶷倍加敬重。嶷薨后,少时亦亡。
  子廉字景蔼。初,嶷养鱼复侯子响爲嗣子,子廉封永新侯, 子响还本。子廉爲世子,位淮陵太守,太子中舍人,前将军, 善抚诸弟。十一年卒,赠侍中,諡哀世子。
  子元琳嗣。梁武受禅,诏曰:“豫章王元琳、故竟陵王昭 胄子同,齐氏宗国,高、武嫡胤,宜祚井邑,以传于后。降封 新淦侯。”
  子廉弟子恪字景冲,永明中,以王子封南康县侯。年十二, 和从兄司徒竟陵王子良高松赋,卫军王俭见而奇之。
  建武中,爲吴郡太守。及大司马王敬则于会稽反,奉子恪 爲名,而子恪奔走,未知所在。始安王遥光劝上并诛高、武诸 子孙,于是并敕竟陵王昭胄等六十馀人入永福省,令太医煮椒 二斛,并命办数十具棺材,谓舍人沈徽孚曰:“椒熟则一时赐 死。”期三更当杀之。
  会上暂卧,主书单景隽啓依旨毙之,徽孚坚执曰:“事须 更审。”尔夕三更,子恪徒跣奔至建阳门。上闻惊觉曰:“故 当未赐诸侯命邪?”徽孚以答。上抚床曰:“遥光几误人事。” 及见子恪,顾问流涕,诸侯悉赐供馔。以子恪爲太子中庶子。
  东昏即位,爲侍中。中兴二年,爲相国谘议参军。梁天监 元年,降爵爲子,位司徒左长史。
  子恪与弟子范等尝因事入谢,梁武帝在文德殿引见,谓曰: “夫天下之宝,本是公器,苟无期运,虽有项籍之力,终亦 败亡。宋孝武爲性猜忌,兄弟粗有令名者,无不因事鸩毒,所 遗唯景和。至朝臣之中疑有天命而致害者,枉滥相继。于时虽 疑卿祖,无如之何。如宋明帝本爲庸常被免,岂疑得全。又复 我于时已年二岁,彼岂知我应有今日。当知有天命者非人所害, 害亦不能得。我初平建康城,朝廷内外皆劝我云:‘时代革异, 物心须一,宜行处分。’我于时依此而行,谁谓不可 ?政言江 左以来,代谢必相诛戮,此是伤于和气,国祚例不灵长。此是 一义。二者,齐、梁虽曰革代,义异往时。我与卿兄弟宗属未 远,卿勿言兄弟是亲,人家兄弟自有周旋者不周旋者,况五服 之属邪?齐业之初,亦是甘苦共尝,腹心在我,卿兄弟年少, 理当不悉。我与卿兄弟便是情同一家,岂当都不念此,作行路 事。此是二义。且建武屠灭卿门,我起义兵,非惟自雪门耻, 亦是爲卿兄弟报仇。卿若能在建武、永元之时拨乱反正,我虽 起樊、邓,岂得不释戈推奉。我今爲卿报仇,且时代革异,望 卿兄弟尽节报我耳。且我自藉丧乱,代明帝家天下,不取卿家 天下。昔刘子舆自称成帝子,光武言:‘假使成帝更生,天下 亦不复可得,况子舆乎?’梁初人劝我相诛灭者,我答之犹如 向言:‘若苟有天命,非我所杀,若其无运,何忽行此,政是 示无度量。’曹志亲是魏武帝孙,入事晋武,爲晋室忠臣 。此 即卿事例。卿是宗室,情义异他,方坦然相期,小待自当知我 寸心。”又文献王时内斋直帐阉人赵叔祖,天监初入台爲斋帅 在寿光省 。武帝呼问曰:“汝比见北第诸郎不 ?若见道我此 意:今日虽是革代,情同一家;但今磐石未立,所以未得用诸 郎。非唯在我未宜,我亦是欲使诸郎得得安耳。但闭门高枕, 后自当见我心。”叔祖即出具宣敕意。
  子恪普通三年累迁都官尚书,四年转吏部。大通二年,出 爲吴郡太守,卒官。諡曰恭子。
  子恪兄弟十六人并入梁,有文学者子恪、子质、子显、子 云、子晖。子恪常谓所亲曰:“文史之事,诸弟备之矣,不烦 吾复牵率。但退食自公,无过足矣。”
  子恪亦涉学,颇属文,随弃其本,故不传文集。
  子恪次弟子操,封泉陵侯。王侯出身,官无定准,素姓三 公长子一人爲员外郎。建武中,子操解褐爲给事中。自此齐末 皆以爲例。永泰元年,兄南康侯子恪爲吴郡太守,避王敬则难 归,以子操爲吴郡太守。永元中,爲黄门郎。
  子操弟子范字景则。齐永明中封祁阳县侯,拜太子洗马。
  天监初降爵爲子,位司徒主簿。丁所生母忧去职。
  子范有孝性,居丧以毁闻。服阕,累迁大司马南平王从事 中郎。王爱文学士,子范偏被恩遇,常曰:“此宗室奇才也。” 使制千字文,其辞甚美 。王命记室蔡薳注释之 。自是府中文 笔皆使具草。
  后爲临贺王正德长史。正德迁丹阳尹,复爲正德信威长史, 领尹丞。历官十馀年,不出蕃府,而诸弟并登显列,意不能平。 及是爲到府笺曰:“上蕃首僚,于兹再忝,河南雌伏,自此重 叨。老少异时,盛衰殊日,虽佩恩宠,还羞年鬓。”子范少与 弟子显、子云才名略相比,而风采容止不逮,故宦途有优劣。 每读汉书杜缓传云:“六弟五人至大官,唯中弟钦官不至,最 知名。”常吟讽之,以况己也。
  后爲秘书监。简文即位,召爲光禄大夫,加金章紫绶。以 逼贼不拜。其年葬简皇后,使制哀策,文理哀切。帝谓武林侯 萧谘曰:“此段庄陵万事零落,唯哀册尚有典刑。”敕赉米千 石。
  子范无居宅,寻卒于招提寺僧房。贼平,元帝追赠金紫光 禄大夫,諡曰文。前后文集三十卷。
  子滂、确并少有文章,简文在东宫时,尝与邵陵王数诸萧 文士,滂、确并预焉。
  滂位中军宣城王记室,先子范卒。确位司徒右长史。魏平 江陵,入长安。
  滂弟干字思惕,容止雅正,性恬简,善隶书,得叔父子云 之法。九岁,补国子周易生,祭酒袁昂深敬重之。仕梁爲宣城 王谘议参军。陈武帝镇南徐州,引爲司空从事中郎。及受命, 永定元年,除给事黄门侍郎。时熊昙朗在豫章,周迪在临川, 留异在东阳,陈宝应在建安,共相连结,闽中豪帅,立柴自保。 武帝患之,令干往,谕以逆顺,谓曰:“昔陆贾南征,赵他归 顺;随何奉使,黥布来臣。追想清风,髣佛在目,卿宜勉建功 名,不烦更劳师旅。”干至,示以逆顺,所在款附。其年,就 除建安太守。
  天嘉二年,留异反,陈宝应助之,又资周迪兵粮,出寇临 川,因逼建安。干单使临郡,不能守,乃弃郡以避宝应。时闽 中宰守并受宝应署置,干独不屈,徙居郊野。及宝应平,都督 章昭达以闻,文帝甚嘉之,超授五兵尚书。卒,諡静子。
  子显字景阳,子范弟也。幼聪慧,嶷偏爱之。七岁,封宁 都县侯,梁天监初,降爲子。位太尉录事参军。
  子显身长八尺,状貌甚雅,好学,工属文。尝着鸿序赋, 尚书令沈约见而称曰:“可谓明道之高致,盖幽通之流也。” 又采衆家后汉考正同异,爲一家之书。又啓撰齐史,书成表奏, 诏付秘阁。累迁邵陵王友。后除黄门郎。
  中大通二年,迁长兼侍中。梁武帝雅爱子显才,又嘉其容 止吐纳,每御筵侍坐,偏顾访焉。尝从容谓曰:“我造通史, 此书若成,衆史可废。”子显对曰:“仲尼赞易道,黜八索; 述职方,除九丘。圣制符同,复在兹日。”时以爲名对。
  三年,以本官领国子博士。武帝制孝经义,未列学官,子 显在职,表置助教一人,生十人。又啓撰武帝集并普通北伐记。 迁国子祭酒,加侍中,于学递述武帝五经义,迁吏部尚书,侍 中如故。
  子显风神洒落,雍容闲雅,简通宾客,不畏鬼神。性爱山 水,爲伐社文以见其志。饮酒数斗,颇负才气。及掌选,见九 流宾客不与交言,但举扇一撝而已,衣冠窃恨。然简文素重其 爲人,在东宫时,每引与促宴。子显尝起更衣,简文谓坐客曰: “常闻异人间出,今日始见,知是萧尚书。”其见重如此。 出爲吴兴太守。卒时年四十九,诏赠侍中、中书令。及请諡, 手敕曰:“恃才傲物,宜諡曰骄。”子显尝爲自序,其略云: “余爲邵陵王友,忝还京师,远思前比,即楚之唐、宋,梁之 严、邹。追寻平生,颇好辞藻,虽在名无成,求心已足。若乃 登高目极,临水送归,风动春朝,月明秋夜,早雁初鹦,开花 落叶,有来斯应,每不能已也。且前代贾、傅、崔、马、邯郸、 缪、路之徒,并以文章显,所以屡上歌颂,自比古人。天监十 六年,始预九日朝宴,稠人广坐,独受旨云:‘今云物甚美, 卿将不斐然赋诗。’诗既成,又降旨曰:‘可谓才子。’馀退 谓人曰:一顾之恩,非望而至,遂方贾谊何如哉,未易当也。 每有制作,特寡思功,须其自来,不以力构。少来所爲诗赋, 则鸿序一作,体兼衆制,文备多方,颇爲好事所传,故虚声易 远。” 子显所着后汉书一百卷,齐书六十卷,普通北伐记五卷, 贵俭传三卷,文集二十卷。
  子序、恺并少知名。序太清中位中庶子,卒。恺太子家令。
  恺才学誉望,时论以方其父。简文在东宫早引接之。时中 庶子谢嘏出守建安,于宣猷堂饯饮,并召时才赋诗,同用十五 剧韵。恺诗先就,其辞又美。简文与湘东王令曰:“王筠本自 旧手,后进有萧恺可称,信爲才子。”先是太学博士顾野王奉 令撰玉篇,简文嫌其书详略未当,以恺博学,于文字尤善,使 更与学士删改。太清中,卒于侍中。子显弟子云。
  子云字景乔,年十二,齐建武四年,封新浦县侯。自制拜 章,便有文采。梁天监初,降爵爲子。及长,勤学有文藻,弱 冠撰晋书,至年二十六,书成百馀卷,表奏之,诏付秘阁。
  子云性沈静,不乐仕进,风神闲旷,任性不群。夏月对宾 客,恒自裸袒。而兄弟不睦,乃至吉凶不相吊问,时论以此少 之。
  年三十,方起家爲秘书郎,迁太子舍人,撰东宫新记奏之, 敕赐束帛。累迁丹阳郡丞。湘东王绎爲丹阳尹,深相赏好,如 布衣之交。中大通三年,爲临川内史,在郡以和理称,人吏悦 之。还除散骑常侍。历侍中,国子祭酒。
  梁初,郊庙未革牲牷,乐辞皆沈约撰,至是承用。子云啓 宜改之,敕答曰:“此是主者守株,宜急改也。”仍使子云撰 定。敕曰:“郊庙歌辞,应须典诰大语,不得杂用子史文章浅 言。而沈约所撰,亦多舛谬。”子云作成,敕并施用。
  子云善草隶,爲时楷法,自云善效锺元常、王逸少而微变 字体。尝答敕云:“臣昔不能拔赏,随时所贵,规摹子敬,多 历年所。年二十六着晋史,至二王列传,欲作论草隶法,言不 尽意,遂不能成,略指论飞白一事而已。十许年,始见敕旨论 书一卷,商略笔状,洞澈字体,始变子敬,全范元常。逮尔以 来,自觉功进。”其书迹雅爲武帝所重,帝尝论书曰:“笔力 劲骏,心手相应,巧逾杜度,美过崔寔,当与元常并驱争先。” 其见赏如此。
  出爲东阳太守。百济国使人至建邺求书,逢子云爲郡,维 舟将发。使人于渚次候之,望船三十许步,行拜行前。子云遣 问之,答曰:“侍中尺牍之美,远流海外,今日所求,唯在名 迹。”子云乃爲停船三日,书三十纸与之,获金货数百万。性 吝,自外答饷不书好纸,好事者重加赂遗,以要其答。
  太清元年,复爲侍中、国子祭酒。二年,侯景寇逼,子云 逃人间。三年,宫城失守,奔晋陵,馁卒于显云寺僧房,年六 十三。所着晋书一百一十卷,东宫新记二十卷。
  子特字世达,早知名,亦善草隶,时人比之卫恒、卫瓘。 武帝尝使特书,及奏,帝曰:“子敬之迹不及逸少,萧特之书 遂逼于父。”位太子舍人,海盐令,坐事免。先子云卒,遗啓 简文求爲墓志铭,帝爲制铭焉。
  子云弟子晖字景光,少涉学,亦有文才。性恬静,寡嗜欲, 尝预重云殿听制讲三慧经,退爲讲赋奏之,甚见赏。卒于骠骑 长史。

【二十四史】目录

明史【目录】,,元史【目录】,,金史【目录】,,遼史【目录】,,宋史【目录】,,新五代史【目录】,,舊五代史【目录】,,新唐書【目录】,,舊唐書【目录】,,北史【目录】,,南史【目录】,,隋書【目录】,,周書【目录】,,北齊書【目录】,,魏書【目录】,,陳書【目录】,,梁書【目录】,,南齊書【目录】,,宋書【目录】,,晉書【目录】,,三國志【目录】,,後漢書 【目录】,,漢書【目录】,,史記 【目录】



二十四史,baoer,网站目录,宝儿图片,本页地址:http://www.8baor.com/newsinfo/550337.html




李白的诗:

《对雨》

卷帘聊举目,露湿草绵芊。古岫藏云毳,空庭织碎烟。
水纹愁不起,风线重难牵。尽日扶犁叟,往来江树前。




 

2021年9月4日 12:46
浏览量:0
收藏